金融中年男人的归宿

久久久久性色AV毛片特级

2023-03-25 11:25:51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黄非红i(ID:bigchamberlain),作者:黄非红i,头图来自:视觉中国


金融中年男人的归宿

春节前后,与几个老哥们一起聚了聚,拉拉家常,聊聊过往。这群曾经叱咤金融圈的中年男人们,境遇各不相同,不禁让人唏嘘感叹,写写几个哥们故事,仅供参考,切勿对号入座。

金融中年男人的归宿


金融中年男人的归宿

一 、养蜂


这位十几年前带我踏入信托行业的老兄,前些年在事业高峰急流勇退,过上了闲云野鹤般的诗意生活。机缘巧合,拜师老手艺人学起了养蜜蜂,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,小蜜蜂对他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,他美丽而贤惠的太太对他这种“招蜂引蝶”的特殊技能,也只好默默点赞。


凡事就怕较真。作为曾经的金融资深人士,使出尽职调查的浑身解数,充分对比了澳洲、新西兰等蜂蜜后,实锤了自家蜂蜜独特的滋阴壮阳之功效,还送给我一瓶,效果是谁用谁知道。


为此,他还在上海郊区弄了个养蜂基地,就在我们都期待他创业成功重新踏上人生巅峰之时,他却意味深长的说:“身为一名中年人,以后如果想润出国,金融这门手艺肯定是不行的,必须得有门真手艺,要么做猎熊人,要么当养蜂人。”


看来我又肤浅了。


二、中医


我的某位兄弟,在基金公司做行业研究,有次跨行去帮他朋友看个医药项目,对医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并锚定了博大精深的中医,利用闲暇之余,花了几年时间认真读了某医学院的医学学位,后又拜师中医名家,现如今对中医算是废寝忘食。我问他,吃猪肉不一定非得去养猪,做地产不一定非得会搅拌混凝土,有这个必要去学中医吗?


他说,四十而不惑,做投资不能一知半解,人生更不能不求甚解,一旦解惑了就通透了,通了透了就得对自己狠一点了。


我似懂非懂,问他最近在忙啥。


他神秘一笑:“炼丹,添加了咱老大哥家的蜂蜜。”


三、仁波切


金融总是伴随着风险,职场总伴随着不如意。


很多做金融的哥们,历经或多或少的风险和磨难后,难免会出现很多困惑和苦闷,有些已然超出自己的思维阈值和能力圈范畴,比如投资踩雷、行情巨变、职业困顿或失业困扰等。


所以这群金融中年男人们,就开始对命运和名利有了全新的认知,并对超越科学与逻辑的玄学和神秘学兴趣陡升。有人潜心研究佛教仁波切,有些人钻研命理八字,还有人去研究塔罗牌和相面。


在这些哥们中,有个老兄算是学有小成,慢慢做出了些名气,经常有些金融老炮或大拿来找他论道问惑。


他说做金融、做风控,谈战略、躲避雷,一样都是“一命二运三风水”:“2023年水兔之命,伤地产,房住继续不炒,利好中医,问问咱家兄弟,丹药啥时候出锅。”


四、炒股


严格意义上,不能叫炒股票,而是叫投资。


券商或者公募基金大佬人到中年后大多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转投私募,能力变现,开启人生巅峰。其实除了这些大佬,很多金融圈兄弟,甭管原来是做基金券商的,还是做信托的,亦或做保险租赁,都偏爱炒股/投资,把自己的爱好转换成了自己的饭碗。


不靠偷,不靠抢,一部手机就上岗。


但越是看上去门槛低的行业,往往也是门槛最高。这似乎难不倒这些金融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哥们,他们扎实的专业功底和学习水准,有别于那群普通散户和无公害韭菜。


跟这群哥们的饭局,往往变成股票和行研交流会,各抒己见,热火朝天,从母猪的产后护理到军工黑科技再到光刻机刀片电池,溢出的才华和满口的股票代码,让我这种老韭菜一度迷失在暴富的幻觉里,只想着一把梭哈。


临末,他们总是不忘一本正经的浇醒我:“大家都是道上的人,懂得都懂,投资有风险,炒股需谨慎。”


五、搬砖


除了这群养蜂炼丹和退隐金融的大哥们,更多的老哥们还在各家金融机构兢兢业业的搬砖。职场的琐碎和嘈杂,行业调整和人事变动,在中年人看来,早已司空见怪,有些是看破不在意,有些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
身为九零后的“象牙山大呲花”意味深长地说:“其实中年人嘛,甭管身处哪个行业,就像一截被嚼过的甘蔗,即便索然无味也没得选择,中年是个不得不面对的坎,看谁能率先跟自己和解。”


我在金融JG部门的兄弟,前些年勤奋肯干,又去机构挂职几年,各种直线和曲线救国,可处级职称还是失之交臂,头发苦闷的掉光了,他每天戴着头套,臊得慌。这次见他,他没有戴头套,露出了他聪明绝顶的真面目。


问他,他说:“不争了,也不掩饰了,我摊牌了,随遇而安吧,只想着能在余生为社会做些实事。”


境界一下子就高了不少,顿时觉得他的大光头愈发闪闪发亮起来。


六、待业


我的一位好兄弟,原本在某股份行做对公业务,业绩突出,顺利混到分行中层,四五年前房地产行业火爆起来,他兴奋不已,毅然决然的跳去某中型开发商负责融资,作为炙手可热的人才,几年间辗转多家地产公司,职位越混越高,薪酬也是水涨船高,无论是项目跟投收益还是年终奖金,都让他豪横起来——“二人开七瓶”。


众所周知的原因,房地产突然急转直下,他2022年初被公司给优化了,奖金没拿到,自己跟投的项目资金和买的员工理财也打了水漂,加上疫情封控和整体行业的不景气,这么高端的人才,居然就一直赋闲在家。


找了几个合作多年的猎头,猎头无奈告诉他,年龄超标了,而且好多家用人单位明确说,“贵公司出来的人一律拉嘿”。他不服气,投了N多简历,基本都石沉大海,突然给我电话:“我十几年前考过一个注册造价师证,认识不认识建筑公司的朋友,帮忙介绍下工作,如果实在不行,我这证也可以挂靠一下,赚点钱。”


七、饭局


全中年人的老友聚会饭局,特别是金融圈的,其实很纯粹,早已没有人对明星八卦或者会所嫩模有太多兴致,阅尽千帆,余生仿佛早已都成了贤者时间。


能挑逗起他们欲望的,就只剩下搞钱和叙旧吹牛。


没有曲意逢迎和阿谀奉承,没有甲方乙方,坦荡着内心的想法,夹杂着曾经的少年狂傲,嘴里吹嘘着曾经的高光时刻,在推杯过盏的热闹中,抱怨着错过暴富的遗憾,踌躇满志的一心一意努力搞钱。


曾经管理过几百亿上千亿的资金,曾经与首富名流觥筹交错,曾经披荆斩棘屠龙斩蛟,见识过无数风流人物烟消云散,见识过完美的项目却不经意间爆雷......


饭局上,格局依然很大。


八、归宿


在金融行业,总会有更聪明、更专业、更有冲劲,对财富更渴望的年轻人冲进来,江山代有才人出,彷佛年龄和阅历在这个行当并不是什么优势。


每每聊及此处,总有大哥们吐一口烟或者喝一口酒,欲言又止的就过去了,非要对年轻人有什么总结的话,也许就是:“金融总有风险,谁也不比谁专业,全存乎人性的贪婪和人心的侥幸。”


这群金融中年男人,很多人被眼前的苟且蒙了心窍,明明日子过得衣食无忧,却个个活的都不太自在,也多多少少有些油腻,但油腻却没有什么不好,这是人生不可逾越的阶段,这些看似多样甚至无聊的归宿和爱好,都无伤大雅,就像刘玄德去种菜,唐伯虎去装傻,陶渊明去种菊,或者小璐去做头发。


古人说得有智慧:“人生不满百,长怀千岁忧。昼短苦夜长,何不秉烛游。”


秉烛游也未必甘心,也许还是等待着,期待着一句:“廉颇中年,尚能饭否?”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黄非红i(ID:bigchamberlain),作者:黄非红i

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虎嗅立场。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@huxiu.com
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,请联系tougao@huxiu.com

久久久久性色AV毛片特级

最近更新:2023-03-25 11:25:51

简介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黄非红i(ID:bigchamberlain),作者:黄非红i,头图来自:视觉中国春节前后,与几个老哥们一起聚了聚,拉拉家常,聊聊过往。这群曾经叱咤金融圈的中年男人们,境遇各不相同

设为首页© a-cara-bonita.com 使用前必读 意见反馈 
返回顶部